汉字魅力在标志设计中的表现

作者:首御设计    日期:2019-08-29 22:21    来源:首御设计    浏览:

美国著名标志设计学士克莱夫 贝尔曾提出“美”是“有意味的形式”的著名观点。何谓“有意味的形式”,就是脱离为了形式而形式,在对客观事物从表象到实质的观察和分析后,由再现到表现,由模拟到抽象的过程。就像人们所熟知的仰韶文化(彩陶文化)中的几何纹样,这些纹样并不是单纯的对自然物象的拷贝复制,而是古代先民对客体进行细微观察,提炼其精华后,将其概括并使其符号化,当中包含着深远的意味。

    汉字的发展经历了多种形态,甲骨文为殷商时代的文字,是刻画在龟甲和兽骨上面,用于祭祀和占卜的,属于巫文化的载体。金文是指秦汉以前的青铜器铭文,青铜器的种类繁多,以乐器和礼器最为常见,而在乐器中以钟居多,在礼器中以鼎居多,故金文又可称之为钟鼎文。篆书分为大篆和小篆,篆书确立了一种规整匀称的范式,包含了简约的线条和流畅的形式美。古体字与今体字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古体字依然保留着人类原始文化的雏形,当中浓缩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史。而今体字的出现就使这一内涵超于淡化,而更多的是方便于人们的书写和识别。

    “安”,许慎《说文解字》,“静也,从女在宝盖下。“安”字宝盖代表房屋,意为房屋里有一个女人。众所周知,人类社会经历过由母系氏族时期向爸系氏族时期的过渡。在远古时期,女人被誉为“生育之神”,担负着繁衍后代的职责。古代先民把这一“职责”视为无比的神秘和神圣,出于这种生殖崇拜,女人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在母系氏族时期女人是社会和家庭的主宰,而男人只是女人的附属品,人类经历着只知其母不如其你的走婚制。渐渐的社会进入父系时期,男人的地位提高了,这时男人成了家庭和社会的主宰,并且可以拥有相对稳定的配偶,于是可以把自己喜欢的女人娶回家,过着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一个稳定的家便形成了。这就是“安”的意义所以。

    “巫”,许慎《说文解字》,“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意为巫师的意思。这个字取像于两玉垂直相交。在原始社会巫术盛行,先民无论是要摆脱疾病还是要去除灾祸,都要求助于巫师,人们通过巫师祈求神灵的保佑。而巫师又是以玉为灵物,执玉事神的。玉同巫紧密相连,所以就用交错的玉形来表示巫师的“巫”字。远古的巫术活动多为歌舞形式,所以一些学者认为“巫”“舞”同源。而对巫师的称呼也是有区别的,男巫叫“觋”,女巫叫“巫”,一般般情况下统称为“巫”。

    “令”许慎《说文解字》,“发号也”。也就是发号施令的意思。从字形来看,上面是一个人张着大嘴在发布命令,而下面一个人正跪着在那里聆听。在我国封建社会,等级制度是相当森严的。所谓的“三纲五常”——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大臣对皇帝,下属对上级是唯命事从的,父子夫妻之间也是如此。“举案齐眉”的故事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梁鸿的妻子孟光每次吃饭时,都双膝跪在丈夫面前,将盛满饭菜蔬的托盘举到和眉毛平齐,餐餐如此,从不懈怠。而从“令”字可以引伸到发号命令的人,也就是所谓的长官。我国古代官吏中就有尚书令、郎中令、县令等等。一个简简单单的“令”字,几乎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的缩影。

    “美”,许慎《说文解字》,“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意为羊大为美。所谓“民以食为天”,看来古人对这一点早已是理解透彻羊肉肉鲜美,越肥大的羊,肉质越鲜美。对于“美”字还有另一种解释,“羊人为美”。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距今一万八千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就已经会制造装饰物来美化自己。例如在北京山顶洞人的装饰品中,就已经出现了钻孔的白色小石珠,穿孔的兽牙和鱼骨等等。与此同时,人们还把一些美丽的羽毛插在头上,不仅为了装饰,还与原始人的祭祀活动息息相关。这些祭祀活动通常包括诉求丰收,驱赶病魔等等。在现今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还可看到类似的活动。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汉字的文化遗存,一个汉字几乎可以反映一个时代,一段历史,几乎成为中华几千年文明的见证。此种意味,怎比寻常。标志设计亦是如此,它可以从汉字中汲取精华,使之更具有意蕴美。正如李泽厚《美的历程》中所说“人的审美感受之所以不同于动物性的感官愉悦,正在于其中包含有观念,想象的成分在内。美之所以不是一般的形式,而是所谓‘有意味的形式’,正在于它是积淀了社会内容的自然形式。”

    湖北民间舞蹈汇演的标志正是结合古体字中的“舞”字,向受众呈现出一种意蕴深长的设计语言,“舞”,许慎《说文解字》,“乐也”。甲骨文的舞好像一个人手拿饰物跳舞。古人跳舞的道具是很简单的,随手拈来。那时生产力水平较为低下,不可能有制作考究的服装道具。随着文字的发展,在金文“舞”字中,可以清楚的看出下边加上了两只脚,脚跟对脚跟,两脚成八字形,舞蹈姿势生动鲜明。设计者十分敏锐的抓住这一动态元素,运用现代设计手法,将标志刻画的淋漓尽致。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标志也可视为古体字与标志设计相结合的经典之作。“艺”, 许慎《说文解字》,“木相摩也。”“艺”的本意是种植,这是一个会意字,像一个人手持一棵树苗栽种到土里去。种植草木需要一定的经验和技艺,所以“艺”字的引伸义又当技艺,本领讲。例如《周礼》中所说的“礼、乐、射、御、书、数”,是指周代教育贵族子弟的“六艺”。此标志运用“艺”字的深层含义,给予美术学院一个清楚的界定。

    “衣”字是个象形字,上部代表衣领,下部代表衣襟相叠,两侧开口代表袖子。古时人们把上衣称为衣,下裙称为裳。因此“衣”字也就是上衣的形式。中法江苏时装培训中心的标志正是抓住“时装”这一核心词汇,运用了古体字中的“衣”字形象突出,主题鲜明。

    综上所述,汉字效法自然,标志效法汉字,这是一个自然的人化和图形图像符号化的过程。自然的人化是相对于人化的自然而言的。所谓自然的人化,就不是对自然的直接模写而是对其人为的加工创造,使其包含有观念的想象的成分,它是对客观对象的丰富,概括和延伸。无论文字还是标志都是源于自然的,都是对自然物象的人化处理。我们所进行的标志设计不是单纯的效法自然和汉字,而是将客体符号化,进行艺术的再创造。既要回归自然,又要超越自然。 


热点推荐

汉字魅力在标志设计中的表现

日期:2019-08-29 22:21  首御设计   浏览:

美国著名标志设计学士克莱夫 贝尔曾提出“美”是“有意味的形式”的著名观点。何谓“有意味的形式”,就是脱离为了形式而形式,在对客观事物从表象到实质的观察和分析后,由再现到表现,由模拟到抽象的过程。就像人们所熟知的仰韶文化(彩陶文化)中的几何纹样,这些纹样并不是单纯的对自然物象的拷贝复制,而是古代先民对客体进行细微观察,提炼其精华后,将其概括并使其符号化,当中包含着深远的意味。

    汉字的发展经历了多种形态,甲骨文为殷商时代的文字,是刻画在龟甲和兽骨上面,用于祭祀和占卜的,属于巫文化的载体。金文是指秦汉以前的青铜器铭文,青铜器的种类繁多,以乐器和礼器最为常见,而在乐器中以钟居多,在礼器中以鼎居多,故金文又可称之为钟鼎文。篆书分为大篆和小篆,篆书确立了一种规整匀称的范式,包含了简约的线条和流畅的形式美。古体字与今体字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古体字依然保留着人类原始文化的雏形,当中浓缩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史。而今体字的出现就使这一内涵超于淡化,而更多的是方便于人们的书写和识别。

    “安”,许慎《说文解字》,“静也,从女在宝盖下。“安”字宝盖代表房屋,意为房屋里有一个女人。众所周知,人类社会经历过由母系氏族时期向爸系氏族时期的过渡。在远古时期,女人被誉为“生育之神”,担负着繁衍后代的职责。古代先民把这一“职责”视为无比的神秘和神圣,出于这种生殖崇拜,女人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在母系氏族时期女人是社会和家庭的主宰,而男人只是女人的附属品,人类经历着只知其母不如其你的走婚制。渐渐的社会进入父系时期,男人的地位提高了,这时男人成了家庭和社会的主宰,并且可以拥有相对稳定的配偶,于是可以把自己喜欢的女人娶回家,过着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一个稳定的家便形成了。这就是“安”的意义所以。

    “巫”,许慎《说文解字》,“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意为巫师的意思。这个字取像于两玉垂直相交。在原始社会巫术盛行,先民无论是要摆脱疾病还是要去除灾祸,都要求助于巫师,人们通过巫师祈求神灵的保佑。而巫师又是以玉为灵物,执玉事神的。玉同巫紧密相连,所以就用交错的玉形来表示巫师的“巫”字。远古的巫术活动多为歌舞形式,所以一些学者认为“巫”“舞”同源。而对巫师的称呼也是有区别的,男巫叫“觋”,女巫叫“巫”,一般般情况下统称为“巫”。

    “令”许慎《说文解字》,“发号也”。也就是发号施令的意思。从字形来看,上面是一个人张着大嘴在发布命令,而下面一个人正跪着在那里聆听。在我国封建社会,等级制度是相当森严的。所谓的“三纲五常”——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大臣对皇帝,下属对上级是唯命事从的,父子夫妻之间也是如此。“举案齐眉”的故事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梁鸿的妻子孟光每次吃饭时,都双膝跪在丈夫面前,将盛满饭菜蔬的托盘举到和眉毛平齐,餐餐如此,从不懈怠。而从“令”字可以引伸到发号命令的人,也就是所谓的长官。我国古代官吏中就有尚书令、郎中令、县令等等。一个简简单单的“令”字,几乎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的缩影。

    “美”,许慎《说文解字》,“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意为羊大为美。所谓“民以食为天”,看来古人对这一点早已是理解透彻羊肉肉鲜美,越肥大的羊,肉质越鲜美。对于“美”字还有另一种解释,“羊人为美”。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距今一万八千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就已经会制造装饰物来美化自己。例如在北京山顶洞人的装饰品中,就已经出现了钻孔的白色小石珠,穿孔的兽牙和鱼骨等等。与此同时,人们还把一些美丽的羽毛插在头上,不仅为了装饰,还与原始人的祭祀活动息息相关。这些祭祀活动通常包括诉求丰收,驱赶病魔等等。在现今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还可看到类似的活动。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汉字的文化遗存,一个汉字几乎可以反映一个时代,一段历史,几乎成为中华几千年文明的见证。此种意味,怎比寻常。标志设计亦是如此,它可以从汉字中汲取精华,使之更具有意蕴美。正如李泽厚《美的历程》中所说“人的审美感受之所以不同于动物性的感官愉悦,正在于其中包含有观念,想象的成分在内。美之所以不是一般的形式,而是所谓‘有意味的形式’,正在于它是积淀了社会内容的自然形式。”

    湖北民间舞蹈汇演的标志正是结合古体字中的“舞”字,向受众呈现出一种意蕴深长的设计语言,“舞”,许慎《说文解字》,“乐也”。甲骨文的舞好像一个人手拿饰物跳舞。古人跳舞的道具是很简单的,随手拈来。那时生产力水平较为低下,不可能有制作考究的服装道具。随着文字的发展,在金文“舞”字中,可以清楚的看出下边加上了两只脚,脚跟对脚跟,两脚成八字形,舞蹈姿势生动鲜明。设计者十分敏锐的抓住这一动态元素,运用现代设计手法,将标志刻画的淋漓尽致。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标志也可视为古体字与标志设计相结合的经典之作。“艺”, 许慎《说文解字》,“木相摩也。”“艺”的本意是种植,这是一个会意字,像一个人手持一棵树苗栽种到土里去。种植草木需要一定的经验和技艺,所以“艺”字的引伸义又当技艺,本领讲。例如《周礼》中所说的“礼、乐、射、御、书、数”,是指周代教育贵族子弟的“六艺”。此标志运用“艺”字的深层含义,给予美术学院一个清楚的界定。

    “衣”字是个象形字,上部代表衣领,下部代表衣襟相叠,两侧开口代表袖子。古时人们把上衣称为衣,下裙称为裳。因此“衣”字也就是上衣的形式。中法江苏时装培训中心的标志正是抓住“时装”这一核心词汇,运用了古体字中的“衣”字形象突出,主题鲜明。

    综上所述,汉字效法自然,标志效法汉字,这是一个自然的人化和图形图像符号化的过程。自然的人化是相对于人化的自然而言的。所谓自然的人化,就不是对自然的直接模写而是对其人为的加工创造,使其包含有观念的想象的成分,它是对客观对象的丰富,概括和延伸。无论文字还是标志都是源于自然的,都是对自然物象的人化处理。我们所进行的标志设计不是单纯的效法自然和汉字,而是将客体符号化,进行艺术的再创造。既要回归自然,又要超越自然。 


客户案例